中央電視臺:核電強國之“華龍一號”總設計師邢繼

來源: 作者:系統管理員 發布時間:2018年04月25日


  宣傳片:

  解說:從秦山核電站到大亞灣核電站再到嶺澳核電站,他幾乎參與了我國近三十年間所有的核電站建設。

  你只有到現場以后,你才能夠真正體會到一個工程師應該做的事情,

  解說:面對重重困難,他將如何設計出符合世界最高安全標準的百萬千瓦級核電站。

  對于我們來說,怎么保證核能的安全,可能是首要的。

  解說:他用自己的全部精力,詮釋了新時代一名核電設計師的追求。《財經人物周刊》,讓我們共同走近華龍一號總設計師邢繼的核電人生。

主持人1:

  大家好,歡迎收看中央電視臺財經頻道《財經人物周刊》。

  當一個中子撞擊一個鈾-235原子核的時候,這個原子核發生分裂,產生2到3個新的中子,并放出能量。新產生的中子接著打擊另一個鈾-235原子核,引起新的裂變。在鏈式反應中,能量源源不斷地釋放出來。這就是核能發電的最基本原理。核電被公認為是一種高效清潔能源。中國的核電發展從跟隨到引領,用幾十年的時間,正在從核大國向核強國的轉變,靠的是一支堅定和奮進的科技工程隊伍,今天給大家講述一個領頭人的故事。他就是華龍一號總設計師,邢繼。

  (央視臺新聞:“華龍一號”開始施工建設) 轉場

  解說:從福建省福清市三山鎮岐尾山上眺望海灘,華龍一號,這座全球矚目的首堆,正在加緊施工建設。這是中國唯一具有完整自主知識產權的三代核電品牌。這個龐大的工程集成了眾多先進技術特征,在成熟可靠設計的基礎上,顯著提升了電廠的安全性和經濟性,預計40多個月后并網發電。

  作為一個具有國際影響的核電品牌,華龍一號已代表我國核電落地巴基斯坦,并先后被英國和阿根廷等市場接受,華龍一號核電技術由此成為我國在國際舞臺上的新名片,并隨著一帶一路戰略的推進而享譽全球。

  主持人2

  一百多年前,法國科學家亨利·貝克勒爾發現了天然放射性,小小的原子核釋放出的巨大能量,開啟了人類核能利用的大時代。核能的巨大威力很快就成為大國實現軍事制衡的重要武器,甚至改變著戰爭的走向。誰能站上世界舞臺,誰的話語有足夠的分量,對核能的控制能力一直是最為重要的一塊國家砝碼。我國的核工業發展歷經了幾十年。

  解說:上世紀70年代初,核工業出現了軍轉民的過程,我國核電開始起步。與核電技術發達國家相比,我國的核電站建設水平還相對落后。1987年,我國開始建設第一個核電站,秦山核電站。

  邢繼 中國核工業集團 首席科學家 “華龍一號”總設計師:中國的第一個核電站,也就是秦山一期三十萬千瓦技術,幾乎與建設秦山一期核電站同時,我們就在引進法國的M310的技術,在大亞灣建設了第一座百萬千瓦級的引進技術的這樣一個核電站。

  解說:大亞灣核電站是我國建設的第一個百萬千瓦級別的核電站。核電站的設計、所需要的材料以及工程施工建設,都是引進法國的技術。當時,剛剛走出大學校門不久的邢繼,便有幸參與到了這項核電工程建設中。

  邢繼 中國核工業集團 首席科學家 “華龍一號”總設計師:

  大亞灣核電站應該說是完全由外方負責設計,所有的設備也是由外方來供應,甚至連很多材料,混凝土,鋼材,管道,都是由外方供應。大亞灣核電站其實我們更多的是真真正正的在學習,在看國外就是這些核電發展的這些國家,它們是怎么去建設,建設一座核電站

  解說:到了1997年5月,我國嶺澳核電站一期主體工程開工。嶺澳核電站一期按照國際標準,推進了我國核電自主化、國產化進程;實現了項目管理自主化、建筑安裝施工自主化、調試和生產準備自主化;實現了部分設計自主化和部分設備制造國產化,整體國產化率達到了30%。在嶺澳核電站建設時期,邢繼已經由一名普通工程師,成長為項目總設計師。

  邢繼 中國核工業集團 首席科學家 “華龍一號”總設計師:

  嶺澳一期核電站包括核島在內,構筑物的土建工程設計,|都由我們院,核工業第二研究設計院來承擔的。但是對于主要的工藝系統,它的設備,這樣的一些設計,主工藝的這些設計,還是由法國人負責。我們說在嶺澳一期的時候,我們在自主設計上面又邁出了堅實的一步。

  解說:2005年嶺澳核電站二期主體工程動工,嶺澳核電站二期走自主設計、自主制造、自主建造、自主運營的建設路線,利用已掌握的百萬千瓦級核電站的部分設計技術和設備制造能力,通過以我為主、中外合作,提高設計自主化和設備國產化比例。

  邢繼 中國核工業集團 首席科學家 “華龍一號”總設計師:

  嶺澳二期的技術主要還是法國的技術,這里面就存在一個我們必須要能夠充分的去掌握,吸收,消化,掌握這樣一些 完整的核電站的,百萬千瓦級核電站的設計技術,應該說還是當時也有很多挑戰,有很多核心關鍵技術我們并不掌握,但是我們要完全能夠實現自主設計,我們必須要突破一些技術屏障,把完整的核電站設計技術全部弄通

  主持人3:從秦山核電站,到大亞灣核電站,再到嶺澳核電站,我國在核電建設上實現了三級跳的跨越。但是,我們能不能依靠自己的實力,建造一座從設計到建設都完全自主的百萬千瓦級核電站呢?這不僅是關心我國核電發展的許多人心中的疑問,更是擺在像邢繼這樣的中國一代核電工程師面前的嚴峻考驗。作為一名中國土生土長的核電工程師,“自主”這兩個字,是他早就堅定的人生夢想。

  解說:1964年,邢繼出生于四川省南充市的一個教師家庭,父母都是大學教師。少年時期的邢繼,喜歡藝術,從小擅長畫畫。

  邢繼 中國核工業集團 首席科學家 “華龍一號”總設計師:

  那會條件也不好。我媽媽是老師 她備課,我連紙,繪畫的紙都沒有,就把她的備課的備課本拿來畫,經常就是在班上。課間的時候我在那畫畫,周圍圍一大堆同學看,我一邊畫一邊給他們講

  解說:邢繼在業余時間參加了一些繪畫興趣輔導班,繪畫水平在同齡人中也小有名氣。在高考報考志愿時,老師極力勸說邢繼報考藝術院校。這是邢繼后來畫的一幅“華龍一號”的油畫作品。邢繼認為,雖然自己沒有繼續深造繪畫,但是從小練就的繪畫功底,對日后的工作有很大的幫助。

  邢繼 中國核工業集團 首席科學家 “華龍一號”總設計師:

  它對你的觀察能力和把握空間的這種形態這樣一種能力,你要通過繪畫的方式,去把一個物體的準確的形態能夠反映出來,都對后來的工程設計,應該是有這種幫助 有很大的幫助,

  解說:邢繼之所以沒有在高考時報考藝術院校,其實是因為他從小的另一個興趣愛好,這個愛好甚至讓他已經到了癡迷的地步。

  邢繼 中國核工業集團 首席科學家 “華龍一號”總設計師:

  我也不知道為什么原因,從小就對這個 國家的軍工事業的發展,特別對武器裝備就感興趣。那會條件不太好,沒有現在信息,網絡這么發達,要了解相關的知識,確實需要花很多心思去找,那會雜志也比較少,把非常有限的一點零花錢,都去買一些軍事裝備方面的雜志。這個我覺得可能跟后來我選擇這個職業還是有點關系。

  解說:高中時,邢繼一個學長,就讀于哈爾濱工程大學,就是原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工程學院。每次放假回來,這位學長都會和邢繼聊起學校的軍事化管理、學習、生活以及許多趣聞。這讓本來就癡迷于軍事的邢繼十分羨慕,同時也對這所學府十分神往。高考時,邢繼毅然決然地報考了哈爾濱工程大學。

  邢繼 中國核工業集團 首席科學家 “華龍一號”總設計師:

  第一志愿,那么報的是我所就讀的這所學校,而且現在想想挺可笑的,第二志愿第三志愿就是報的都是跟藝術相關的,而且實際上這些學校的錄取分數比我第一志愿還要高。其實我可能更愿意選擇這所學校

  解說:1983年9月,邢繼如愿以償地邁入了哈爾濱工程大學,就讀核動力裝置專業。大學時期,邢繼不僅學習成績優秀,而且籃球、足球、游泳樣樣擅長。對所學專業,邢繼更是著迷,他不僅僅局限于課程所學的知識,課余時間就到圖書館翻看各種相關書籍資料。

  邢繼 中國核工業集團 首席科學家 “華龍一號”總設計師:

  學核的專業知識的時候,我覺得現在想起來自己還是很認真的。對專業領域還是有興趣。||在后期我們針對一些學習內容,更有一些帶有一些這個教授 如何來開展一些研究,課題設計,包括這個機械設計,包括畢業論文準備 這些環節也都是培養 作為一個工程師所具備的一些基本的 應該了解的知識。

  解說:1987年,邢繼大學畢業。當時,我國第一座核電站剛剛上馬建設,第二座核電站也開始啟動,國家急需核電技術方面的人才。憑借優異的學習成績,邢繼被分配到了當時的核工業第二研究設計院。

  所以在這樣的一個情況下呢,在核工業,二院集中招聘了,招了一批核專業的應屆畢業生。所以那個時候我就到了核二院了

  解說:剛進入到核工業第二研究設計院,邢繼并沒有從事核工業的研究。那時候,國家改革開放,各種行業迅速崛起。尤其是那些啤酒廠和火電廠,好像雨后春筍,遍地開花。那些年,設計院承攬了國內許多啤酒廠和火電廠的工程設計,作為新人,邢繼也跟著老專家全國各地跑。盡管這些工作與所學專業相去甚遠,但是直接在一線的鍛煉,讓年輕的邢繼跟隨著國內老一輩業務頂尖的工程師學習,積累了寶貴的經驗。

  這些項目應該說,雖然不是核電的工程設計項目,但是作為工程項目,他有很多地方都是相通的,特別作為一個工程師,如何建立一個最基本的工程設計的一些概念,掌握一些設計的方法,熟悉一些設計的規范和標準,設計的流程等等。

  解說:1990年,邢繼被派往建設中大亞灣核電站。這是他生平第一次見到了真正的核電站。邢繼憑借流利的英語和一線工作積累的工程經驗,順利通過了法方的面試。之后的兩年多時間,年輕的邢繼跟隨著法方和中方共同組建的施工隊在一線工作,在這個邊工作邊學習的過程中,邢繼收獲頗豐。

  主要是負責配合現場施工,也就是說在施工過程當中,可能會遇到各種各樣的問題。這些問題往往跟設計師相關的,那么技術部 就需要在現場針對出現的問題,通過設計一些修改和變更,去加以解決,|這個工作的意義應該說 對我來說非常重大。甚至在多年以后 我才逐漸的體會到 那段經歷對我 未來從事核電設計 應該說 打下了一個非常好的基礎。

  解說:1993年,邢繼憑借突出的表現,被派往秦山核電站二期工程。從核電站的每一個設計環節,到每一處施工現場,邢繼的身影無處不在。

  作為一個工程師。因為你的任務不僅僅是要把一個核電項目,把它在紙面上設計出來,因為你的任務是要把它建造出來,所以作為一個工程師必須要去現場。這是我對后來年輕人一直是這樣說的。你只有到現場以后,通過解決現場的實際問題,通過跟著這樣一個工程,一步一步從圖紙上 走向一個實體,最后建成,你才能夠真正體會到 一個工程師應該做的事情,

  主持人4:在秦山二期之后,邢繼又擔任了嶺澳核電站二期工程的總設計師。嶺澳二期是國家十一五期間唯一上馬的核電項目,項目工程實現了四個自主化,整體國產化率達到了30%。因此在嶺澳二期項目中,邢繼積累了大量自主研發設計的經驗。當然,邢繼也十分清楚,核電要實現完全自主化,最關鍵的是三點:軟件、燃料和關鍵設備。因此,當又一個核電工程,就是“華龍一號”擺在面前的時候,邢繼和他的團隊就大膽地提出,要建造一個屬于我們國家,完全自主研發、自主設計、自主建設的百萬千瓦級別的核電站。

  解說:核燃料是核電站的基礎。在華龍一號啟動伊始,邢繼就提出了自主設計堆芯,改變核反應堆堆芯容量的方案。

  邢繼:這是一個我們核電走出去,未來的一個很重要的基礎。如果你連自己的燃料都沒有,你怎么能夠把核電裝備,把整個核電站走到國際上去呢,是吧?你只能用別人的燃料,就要受制于人,那么我們有了自己的核燃料,先進的核燃料,能夠配套我們華龍一號,在一帶一路這樣的大的戰略下走出去,所以這個意義是非常大的。

  解說:從第一代核電站開始,我國引進國外技術到三代自主研發,雖然消化了引進技術,但在堆芯設計,特別是燃料元件設計制造技術上,不具有完全自主知識產權。國產化最核心的內容是關鍵設備的自主制造,這些設備包括:壓力容器,主循環泵,蒸汽發生器,穩壓器以及主回路管道等,要想脫離國外技術支撐,建設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核電站,困難重重。核電作為技術密集型產業,一個堆芯可以帶動整個產業鏈的出口,賣出一個反應堆核電站,后續服務,燃料供應等一系列后續出口,就可以帶動整個核電經濟的轉型,才能使我國真正躋身國際核電第一陣營。為此,邢繼和整個華龍團隊在整體設計方向上開始轉變。

  中國核電工程有限公司研究員級高級工程師 宋代勇::實際上我們國家以前在談走出去,走出去,實際上都是在借船出海,就是我怎么跟別人合作,我出一部分資金用你的技術或者我們一起來研發技術,然后我們一起到一個國家去,實際上我們在替別人去推銷別人的產品,但是我們從來沒有自己的產品,但是有了華龍一號之后,整個的這個局勢實際上就發生了徹底的變化,我們現在可以挺直腰桿去賣我們自己的產品。

  解說:自1997年起,中核集團的科學家們就開始了在與國外技術融合中自主研發設計的探索。2003年,中核集團為配合核電技術引進,決定重新啟動CNP1000型核電站的研制工作。CNP1000也就是華龍一號的前身。

  邢繼:應該說CNP1000是在吸取了當時國際上運行電站的一些經驗反饋,和在我們國內建設三十萬、六十萬和引進國外的百萬千瓦級的基礎之上,自主研發的這樣一個百萬千瓦級的核電站。

  解說:直至2007年4月,中核集團將CNP1000更名為CP1000,邢繼任總設計師。核反應堆是核電站的心臟,堆芯即核反應堆中的燃料棒,多燃料組件能使核電站發出更多的電能,提高經濟性。但在談核色變的現如今,人們似乎將更多的注意力集中在安全性能上,更多想到的是由堆芯熔毀引發的那些記憶猶新的核電事故。

  發生在1979年的美國三里島事故,以及七年之后發生的切爾諾貝利事故,都是由堆芯熔毀造成的。在核反應堆失去冷卻水后,燃料中放射性物質產生的熱量無法去除,高溫會令燃料棒熔化,這是核電事故中最嚴重的事態。堆芯熔毀后會引發具有放射性的物質外泄,因此對于保證反應堆廠房安全的安全殼設計就變得尤為重要。安全殼是阻止熔化的反應堆進一步穿透的裝置,按結構分為單層和雙層殼。雙層殼的內層稱為主安全殼,主要承受事故壓力;外層稱為次級安全殼,起到生物屏蔽及保護作用。

  邢繼:它承擔了很重要的安全功能,我們把它叫做第三道安全屏障。為什么這么叫呢?因為它是最后一道安全屏障。如果,假設核電廠發生了核事故,核事故一般來說,它都主要是在反應堆廠房里邊,就是反應堆出現問題了,那么這樣的話可能會有放射性物質要釋放出來。如果第三道安全屏障它是完整的,那么它可以有效地包容核事故產生的放射性物質,這樣就不會影響到環境。所以我們把它叫做第三道也是最后一道安全屏障。

  核電站的核心,核反應堆廠房。核反應堆廠房它的這個華龍一號的反應堆廠房,它的高度是72米。

  記者:72米.

  邢繼:對,它的直徑是48米。眼前我們看到的這個正在澆筑混凝土的地方,它是外層的安全殼,它有一米八厚度,也是能夠抵御外部的巨大沖擊力的,甚至包括大飛機的撞擊,它都能夠防御。再往里邊看,還能看到有一層混凝土的圓形,球狀的構置物,柱狀的這個構置物,它是內層安全殼。

  記者:內殼。

  邢繼:內殼,內殼也有將近一米厚的這樣的一個厚度,它采用的是一種預應力的混凝土結構。它的特點是在施工過程當中給整個的安全殼施加一個,提前施加一個應力,就采用預應力鋼索把它拉緊以后,相當于把這個整個安全殼箍住。在這種預應力的情況下,當內部發生核事故的時候會產生很高的壓力,那么這種預應力混凝土結構能夠承載這種壓力,能夠承載更高的壓力,來保證即便在事故情況下,反應堆內部產生的這個放射性物質能夠很好地被包容在。

  記者:不會泄露。

  邢繼:不會泄露。

  解說:然而在選擇177堆芯與雙層安全殼設計的初期方案時,技術專家卻發出了反對的聲音。

  中國核電工程有限公司研究員級高級工程師 宋代勇:就是我們這個型號到底要怎么做?這個整個的核島的廠房布局都會發生顛覆性的變化,這對我們的設計,挑戰是特別大的。會議就要做出一個決策,到底我們采用這兩個方案中哪一種?當時大家討論得也很激烈,有的專家和領導傾向于采用比較保守的辦法保證工期,保證在預定的進度計劃內肯定能完成這個項目的設計。當時邢總申請發言,他就是說我們作為一個設計人員,實際上就研發一個完全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一個型號來說,是我們三代人的一個夢想。

  邢繼:我感到好像還不能夠最終確定,在這種情況下,我提出來,我想說幾句話,我把準備的這幾句話念了一遍,主要就是說我們覺得自主的核電站應該在安全設計上要有更高的目標,而且這個目標我們有信心去實現它。而且我們的團隊,我們認為這樣一個目標是能夠能夠激發我們的團隊,點燃我們團隊內心的這種創新的激情的這樣一個目標。當我說完這個話以后可能有短暫的沉靜,然后大家就一起鼓掌。

  解說:邢繼這個大膽的設想,也成為了華龍一號自主創新中的一大特色亮點。位于成都的中國核動力研究院,負責華龍一號反應堆及一回路主設備設計技術等工作,在這里,我們見到了華龍一號的堆芯裝置模型。華龍一號采用的是177堆芯,M310是157堆芯,雖然數字上看只相差20,但是,承擔此項工作的中國核動力研究設計院,卻用了10余年的時間才設計完成。這一技術可以使核電站發電功率提高5%至10%。

  正當所有人期待我國自主百萬千瓦級核電站就要落地時,2011年3月11日,一個突如其來的噩耗使得即將上馬的CP1000工程停下了腳步,并從萬眾矚目變成了無人問津。

  2011年3月,里氏9.0級地震,導致日本福島縣兩座核電站反應堆發生故障,其中第一核電站中一座反應堆震后發生異常,導致核蒸汽泄漏,于3月12日發生小規模爆炸。此次地震和海嘯對整個日本東北部造成了重創,約20000人死亡或失蹤,成千上萬的人流離失所,并對日本東北部沿海地區的基礎設施和工業造成了巨大的破壞。

  從切爾諾貝利事件到福島事件,核電事故對公眾造成了巨大的負面影響。盡管當地核電安全的宣傳安撫工作一直沒有停止,但福島事故還是給核電安全提供了一個讓人恐懼,不可復制的樣本。受日本福島核電站核泄漏事故影響,國際多國對核電站運營采取了更為謹慎的態度。自福島事故發生后,我國便停止了沿海核電項目建設,本該即將開啟的CP1000內陸核電建設計劃也隨之擱置。

  邢:因為當時CP1000馬上就要開工了,大家所有的注意力都在CP1000上,在積極地籌劃,準備,各項工作都是有序地在開展,但是突然福島核事故讓所有這些工作全部停止。

  主持人5:核電廠是用金屬鈾產生裂變,釋放大量的熱能來加熱水,再轉化成蒸汽進行發電。核電站的心臟是核反應堆,所有的能源都來自核反應,所有的恐懼和擔憂也來自這里,幾次重大的核泄漏事件都是因為堆芯熔毀導致的。人們一次又一次看到了核電令人恐懼的一面。但是,人類對能源的需求越來越大,因能源消耗而產生的環境沖突也越來越尖銳。中國和所有曾經或正處在發展時期的國家一樣,急需清潔能源,替代化石能源來改善環境,核電成為了必然的選擇。作為總設計師,邢繼也必須要直面所有的質疑。

  解說:福島事故無疑是對所有核電人的巨大打擊,特別是在國內核電發展政策不斷調整,研發與項目上馬時間無定數的情況下,邢繼與團隊人員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項目停滯后,邢繼就開始帶領團隊研究并吸收國內外的核電站運行經驗,融入到新的研發目標里去。中核集團將此稱之為龍騰計劃;與此同時,國家能源局對所有的核設施包括核電站開始了非常嚴格的安全篩查,也對未來中國核電的發展給出了原則性要求,那就是核電項目工程必須達到國際最高的核能安全標準。

  邢繼:怎么才叫最高的安全標準?應該說這個問題我們后來一直在思考,核電站遵循了一個安全設計的原則,叫縱深防御。縱深防御就像打仗一樣。第一道防線失守以后,我還有第二道防線,第二道防線失守,還有第三道防線,就是縱深防御的這樣一個理論,作為一個設計的準則。因此我們在假設各種事故的時候,在假設各種可能造成事故的這樣一些事件發生,我們要有手段去應對它。就是說盡管我采取了很多手段去保證它這道防線不會有問題,但是我依然要假設它就出了問題。那么這樣的話,到第二道防線,我依然還要考慮多重多樣的手段去加以應對。

  解說:通過長達幾年的試驗和科研,按照最終確定的融合方案,華龍一號采用了ACP1000技術和177堆芯。在設計創新上,華龍一號提出能動和非能動相結合的安全設計理念,設計了雙層安全殼,安全和性能指標,達到了國際三代核電技術的先進水平,一旦發生事故,能夠保證堆芯安全,帶出堆芯熱量,而且通過電力驅動等方式循環,可以達到冷卻效果,即便在電源等動力源喪失時,依靠自然循環也可以達到冷卻目的。

  邢繼:我們特別針對像類似于福島這樣,我們叫SBU工況,它什么概念呢,就是說喪失了全部的電源。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如何保證我們的安全系統仍然能夠有效地從反應堆里面把余熱帶走。于是我們設計了一整套的非能動的系統,來完成這樣一種安全功能。因此我們華龍一號就有了一個非常顯著的這樣一個設計特點,我們叫能動和非能動相結合的安全系統。

  解說:華龍一號的雙層安全殼,有對外和對內兩個防護殼。對內防止核燃料對外泄露,能夠將核燃料全部密封在倉體內部。

  高放射性物質出來了,另外溫度和壓力,因為事故后的質能釋放,使得安全殼內溫度和壓力要升高,它必須能耐壓,而且要能耐得住高溫。它的邊界帶有密封性,能夠防止放射性物質擴散到外邊。所以安全殼的第一個作用能夠包容放射性物質

  解說:2001年美國“911”事件發生讓全世界震驚。而防止商用大型飛機的撞擊也成為了“華龍一號” 雙層安全殼外部防御的一個新的研究課題。

  在分析整個大飛機撞擊的這個事情,應該說我們有很多技術方面的一些(困難),面臨著很多困難,這是一個新的技術,在國際上呢 應該說在研究的一個階段。雖然在三代核電像歐洲的EPR,已經實施了。但是相關的技術應該說我們完全不掌握,而且涉及到大飛機撞擊的里邊的一些參數,一些數據,屬于敏感的信息,是不能對外公布,|我們也組織了一些科研課題,也跟業內的研究設計機構進行合作,也開展國際的合作,那么最后我們完全掌握了如何抵御大飛機的撞擊的完整的分析技術。最后把我們的研究成果運用到ACP1000的工程設計,全過程經過國家和安全局的嚴格的審核,而且通過了這樣的審核。

  解說:2014年8月22日,歷經曲折,華龍一號總體設計方案通過國家能源局和國家核安全局聯合組織的專家評審,邢繼幾年的努力終于得到權威認可。

  不同代的核電站,一代,二代,三代的這樣一個核電技術。其實不同代的核電技術最大的差異就是在安全,實現安全的這樣一個水平上,采用了新的技術以后,或者對安全的認識發展了,采用的保證核安全的措施技術發展了,出現了一個比較大的提升。那么第三代壓水堆核電站技術 應該是 當前世界上 對壓水堆核電站的 最高的一個安全水平的標志。

  解說:2015年5月7日,我國自主三代核電技術,華龍一號首堆示范工程在福清核電5號機組正式開工建設,這凝聚了幾代中國核電建設者的智慧和心血,也是邢繼帶領的華龍團隊十余年的創新成果。邢繼每隔兩個月都會來到福清核電基地,看看施工進度,從首堆落成到各個廠房初具規模,這里都記錄著邢繼與華龍團隊十余年創新歷程的坎坷與收獲。

  邢繼:它是一個國家的事情,它是一個團隊,集體的事情。我不斷地能夠從他們那里得到這樣一種激勵,才使我沒有真正地能夠放棄這件事情,能夠堅持下來,所以我很感激大家。

  解說:2017年5月,全球首個華龍一號示范工程正進入工程建設的一個關鍵環節,同體吊裝。作為整個任務的核心操作手,駕駛千噸起重機的姜廣明對風速極為敏感,這也將是他工作20多年來難度最大的一次吊裝。姜廣明這次要吊起的,是世界上最大的超薄筒體,重180噸,直徑47米,但厚度只有六毫米。一旦發生磕碰,造價400萬元的筒體就會報廢。

  工人姜廣明:起鉤你們都看好了,后面吊籃。

  吊裝總指揮周崇剛:如果11點時能調平,咱們就看風了,看天氣,你就把所有人都通知到位。

  工人:班組長帶領下,在走的過程中注意安全。

  白龍,雷陽,熊德海,李炳亮,李貴通。

  吊裝總指揮周崇剛:吊裝開始。

  工人:好,吊裝開始。

  解說:吊裝半徑達到了80米,起重機伸出的臂長已經是極限,這就如同釣魚。魚竿越長,魚越大,從水里釣起時越吃力,吊鉤是否到位,基本要靠姜廣明的經驗和直覺。

  工人:你先調后面的吊籃。

  就說:在姜廣明起吊的同時,筒體下方安裝工人要利用錨索保持筒體縱向穩定,隨后,80名工人會以每隔一米的距離緩緩轉動筒體,協助姜廣明調整吊裝角度。這些工程技術人員已經在全球建設了54個核電站,有著豐富的實戰經驗。這是世界上唯一一支30多年來從未間斷過核電工程建設的隊伍,姜廣明需要吊起筒體,行走54米,旋轉150度后再放下,整個動作要一氣呵成。這有點像頭頂著盛滿水的杯子,跳一支華爾茲,水還不能灑出來。每分鐘前行一米,是姜廣明摸索出來的控制晃動的最佳速度,這意味著54米的距離要走上近一個小時,這一個小時需要緩慢平穩,中間不能剎車,還要時刻應對風向的變化。

  整體吊裝順利完成,華龍一號總設計師邢繼趕到現場查看,每一個圖紙上的細節變為現實,對他來說都意味著中國離核電強國又進了一步。

  穹頂吊裝是工程,/這是我們工程的一個重要的里程碑,/一個重要的標志性里程碑,節點

  (央視臺新聞:“華龍一號”5號機組開始穹頂吊裝成功) 轉場

  解說:10個月后的2018年3月21日,“華龍一號”6號機組內穹頂吊裝圓滿成功。國內第二臺”華龍一號“核電機組全面進入設備安裝階段。

  它是兩個核電站,就是相當于是兩個核電,就是說5號機,我們叫5號機組,是一個核電站,完整的核電站,它有一個反應堆,有一個穹頂需要吊。現在是第二個,6號機組

  解說:目前中國核電已經擁有了走出去的實力和底氣,一帶一路沿線有40多個應用國家,預計到2030年,這些國家的核電機組將會達到一百臺,華龍一號有望在其中占據百分之二十到三十的市場份額。目前,中核集團正在與英國,法國,羅馬尼亞等近20個國家商談核電及核工業產業鏈合作。

  邢繼:國家選擇核電,這是國家經濟發展,能源戰略,能源安全綜合考慮的一個結果。在這個發展的階段,我們可能沒有更好的選擇能夠替代核能。所以在這樣的一個情況下,對于我們來說,怎么保證核能的安全,可能是首要的。在這個基礎上,我們讓公眾充分地去了解核電站的安全性能和發展核電對我們帶來的好處,這也是我們的責任吧。

  解說:為提升我國在世界高端裝備制造業的地位,與實現核電大國向核電強國的轉變,邢繼和他的華龍團隊依然走在前行的路上。

幸运水果机怎么玩